我在女生食堂干活的那些日子

**********************************这一篇纯粹是为了后面的很多东西做铺垫,没什么精彩戏份,抱歉。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来了,这在我们农村是很正常的作息时间,没想到的是当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其他人也早早就起来开始穿衣洗漱了。
  「阿实,快点,马上就要开工了,你怎么起的这么晚?」阿明站在下面摇了摇我的床铺,「啊,对不起,我都睡过头了,你们都起这么早的吗?」本来以为自己是起的算早的,没想到竟然是最后一个起来,顿时脸上有些尴尬,难道是昨晚在操场上『消耗』太多的缘故。
  想想昨晚对我的刺激确实挺大的,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那种事』,最多是小时候和村里的几个二流子跑到一个家里有点钱的小伙伴家里,借着他家的VCD放映机看看从镇上流动贩子那买的成人光碟而已。
  后来大了要干的活也多了,就没时间做这些事了,也是在那时候我才学会了什么叫打飞机,第一次的感觉别提多爽了,整个人都控制不住要爆炸发疯一样。
  做完第一次就想着第二次、第三次,鸡巴老是痒痒的,就老想着拿手去撸一撸,最后射出来的都是清水了,在爽过以后我的内心一阵空虚,有一种自己做错事的罪恶感,干农活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好几次看见村里那些小姑娘屁股一扭一扭的就想冲上去摸一把,好在我天生胆小,也只是在心里幻想一下没敢真的付诸实践。
  麻利地下了床穿好了衣服,随便洗了一把脸就和阿明出门去了,一大早的校园空气是格外的清新,尤其现在还是夏天,早上的温度特别低,小草上面还带着雾气凝结的雨露,出门时候大概是5点四十左右,走到食堂估计都已经是6点钟的事了,肯定是要迟到了。
  「阿实,快上来,要迟到了,快点。」
  阿明从身后叫了我一声,我转过头去,他竟然从宿舍前面的车棚里推出了一辆自行车来。
  「快别傻站着了,快坐上来,他们都要走了。」我回过神来『哦』了一声立马坐了上去,阿明的自行车是那种老式的自行车,就是后轮那里有带座垫的那种,不像现在的好多马路上的自行车,不是五颜六色就是造型奇特,听人说现在有些自行车甚至是没有刹车的,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宿舍里的其他人貌似都有自己的自行车的样子,一眨眼的功夫都不见了,阿明带着我骑起来有些吃力的样子,毕竟我就是再瘦,好歹也是一个大小伙子,能轻到哪里去,不过也有赖于这种『龟速』,让我能好好地仔细欣赏松鲁大学的美丽清晨,没有嘈杂的人声、不息的人流,只有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说不出名字的鸟儿和昆虫的蝉鸣。
  大概用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嘉丽餐厅,这可比我们昨天走着回去的速度要快的多了,阿明去食堂后面停车招呼着我先进去。
  当我来到三楼餐厅后面的厨房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在忙起来了,大家只是看了看我也没说什么继续着他们手里的工作,只是王姐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正当我还稀里糊涂不明白其中意思的时候,周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陈实!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你看看,这都几点了,马上就要开饭了,学生就要起来了,大家都这样是不是就等着学生投诉了。」昨天还是态度温和的周师傅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反常态,变得有些凶戾起来,让我害怕、惊慌的说不出话来。
  「我,我,那……」
  「周师傅,小陈还刚来,这学校这么大的,他可能认不得来的路了,我们那会刚来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小陈是不是这样啊。」王姐大概是看我这笨嘴拙舌的可怜样子,出于好心地帮我开口解围,又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麻木不知所措地连点了点头。
  既然有了王姐的台阶,周师傅要不好再说什么,顺坡下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嘴里低声说了几句不知道哪里的方言,又招呼着大家赶紧干活,这才又到一边忙其他的事去了,等他走了好一会儿我都没回过神来刚才到底是怎么了,直到王姐低声叫了我好几下才反应过来,失魂落魄地走到她旁边,心情有些沉重。
  「你别理他,他就是这个臭脾气,习惯了就好了,这里的人来的时候都被他骂过,比你这还凶的都有,现在还不是在这里好好的,来,待会儿要做包子,你帮我和面,和面你会吧?」这一刻我真的觉得王姐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体贴和温柔,心中不由得一股暖流涌过,这种感觉我只在离乡以后想起家人时才有过,很温暖也很难受。
  「会的,我有学过。」
  「那就好,来,赶紧动手,免得又被他抓着把柄,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姐,别不好意思的,跟个大姑娘一样。」对于王姐的善解人意我差点就流出了眼泪,眼睛都能感觉到明显的酸楚,两三颗豆大的泪珠滴落在了面粉上,又怕出丑,赶紧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王姐我记住了,你真好。」「傻小子。」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食堂里就开始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了,由于我还不太熟练这些后厨的工作被分派到了前面负责招呼学生,和我一起的竟然还有周琪琪。
  其实昨晚回去以后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小姑娘,一方面心疼她的家庭经历另一方面也痛恨自己的肮脏下流,竟然在之前把所谓的『松鲁大学骚货』和这个单纯善良的她联系在一起,使得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现在正眼也不敢多看她一眼。
  早上的时候是非常忙碌的,学生们起的晚上课时间又赶,跑到校外去吃早餐太花时间,所以学校的食堂餐厅就是绝大部分学生的选择,这不比中午和晚上的时候,所以其中的紧张忙碌不言而喻,我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实在是没有其他几个人的熟练,好几次都紧张到拿错了食物,好在学生们的素质普遍偏高,加上又是女生居多,也不会因为这个和你骂骂咧咧的。
  周琪琪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狼狈,和我身旁的一个小伙换了个位置,也多亏了她,好几次的失误都是她来提醒我的,对此我只能报以一个感谢的微笑,她也不说什么,冲我甜甜地笑了笑,一种默契在我们彼此之间悄悄建立起来。
  时间大概到了八点多的时候人流才变的寥寥可数,这时候才是我们员工饭点的开始,我因为早上迟到的事情不敢和周师傅他们一起吃饭,主动要求在餐台这里继续招呼来往的学生,没想到的是周琪琪竟然也留了下来不去吃。
  「你肚子不饿吗?现在没什么学生,我一个人就可以的。」餐台这里只有我和周琪琪两人,我的胆子也略微大了些,「饿啊,怎么不饿,但就是不想去吃饭。」「唔?为什么?」
  「因为,因为,因为……」
  她这句『因为』连着说了好几句都没下文,我听的也糊里糊涂的,「你那,刚来学校还习惯吗?」「嗯,这里比我之前干活的工地好多了,不用一天到晚的在外面晒太阳,不用抬这个抬那个的那么辛苦,环境也好,人也好,我很喜欢这里。」「呵呵,你说话真有趣。」
  「有趣?」
  「对,有点现代诗的味道。」
  「现代诗?那是什么,我连唐诗都不会几句那。」周琪琪对我的夸奖让我的脸都变得火辣辣的,「你喜欢读书吗?」没想到周琪琪突然问了我这么个问题,我呆了好一会,「我就是不喜欢读书才去跟着村里人出来干活的,初中都没毕业那。」「哦,那也挺好的,谁说不读书就不能发家致富的,你看这里的学生个个都是有文化的吧,毕业以后还不是一样,到处找工作还不一定有人要,有些人最后混的还不一定有我们好那。」本来周琪琪在谈论学历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有些不高兴的,不是因为没文化觉得自卑而是害怕自己没文化她不喜欢,这是一种喜欢别人所以在意别人看法的得失感受。
  「听周师傅说你是大学生是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周琪琪听完神色变得有些暗淡,我马上猜想到她可能想起了她那个不幸的家庭了,却又怕再说多错多,沉默了好一会儿。
  「嗯,之前是,后来不读了。」
  「哦哦,这样啊。」
  她辍学的原因周师傅是和我说过的,我自然不会再傻到去问为什么,「不过我现在都有去听课。」「听课?」
  「对啊,就是这个大学的公开课,好多人一起上,什么人都可以去,好的课学生都挤满了,连座位都没有。」「什么人都可以去吗?」
  「对啊,这一点好多国内的大学都有的,只是还只是限于校内的学生或者工作人员,像是国外的大学,他们是欢迎任何校内校外的社会人士也好学生也好,过来听课的,校园都是可以自由出入的,但这一点在我们中国还是办不到。」什么叫落难的凤凰比鸡强,从周琪琪这就可以理解,自己这初中的文化水平,别说听课了,你就是在黑板上多写几个字或者英语我都可能看不懂。
  大概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有十来分钟,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才换了人来顶替我们。
  吃过了早餐帮着打扫了一下桌椅和地板就闲着没事了,干脆到二楼找阿明好了。
  「喏,来一根。」
  我和阿明坐在一楼的餐椅上聊着天,他打开一包烟顺手递给我一根,「你抽吧,我不抽。」「真没劲,你也应该学学怎么抽烟,我跟你说,在这个城里生活,你就得学会喝酒、抽烟,这样跟别人谈什么事情、买卖的就容易多了,他们都好这一口。」对于阿明的教导我只能憨笑几声不做他答。
  「怎么样,早上迟到老周没说你什么吧?」
  「别提了,被周师傅好好说了一顿,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这么一个迟到给我留下坏印象,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赶我走。」「啊我呸!狗屁印象,你以为你今天不迟到就没事了,照样得出事。」突然阿明原本斜靠在椅子上的身子一下坐直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好像被骂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他。
  「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阿明猛吸了一口烟,再缓缓地吐了出来,那表情别提有多享受了,难道吸烟真的有这么舒服吗,我闻了却呛鼻的很。
  「你连这道理都不懂,学着点吧,让哥来好好教教你。」又是一口白烟从嘴里喷出,「他这是故意给你难看的。」「故意?为什么,我又没哪里惹他。」
  「你这就不懂了吧,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叫什么来着,嘶,哎,我一下想不起来了,反正意思就是又给你一颗糖吃又打你一棍子,让你是对他又感谢又害怕的,对!恩威并施,对,就是这个词,对付你这种新来的最管用了,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对他让你来这里工作很感激同时早上被他骂了以后,又对他有些害怕。」我心里细细地揣摩了一下,感觉还真是这么回事,点了点头。
  「我一看就知道,老周这老东西来这么一手,还不把你制得服服帖帖的,以后对他还不得说什么听什么,所以我说,这老东西也不是个什么好人,他做到这个位置也是有点本事的,你小子以后学着点吧。」听完阿明的话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没想到在我心里像自己亲人一样亲的周师傅竟然对我也是有着一些心眼儿的,虽然我没有因此少块肉,但这种被信任的人好像出卖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人和人之间一定要这样勾心斗角吗。
  「你等着瞧吧,他早上给了你这么个厉害看,让你担心害怕个半天,到了晚上什么时候就叫你出去谈心了,那时候你再看他,那就跟换了人似的,就像自己的亲爹一样亲,对你那说话的语气,哎呦喂,好的不行,又是什么什么自己没办法了,你要理解他这个做法了,滚他妈的,你等着看吧,看他是不是来这么一套。」如果事实结果真如阿明所说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以后该再怎么面对周师傅了,难道也学他们那样表面客气背地里又是骂他的祖宗十八代吗?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小陈啊,你们在这那。」
  我一听声音就听出来了,是王姐。
  「我们在这闲聊那,王姐你这是要出去啊。」
  我看着王姐把那身白色围裙脱了下来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就猜测到她可能要出去。
  「是啊,我出去办点事。」
  「哦,那你路上小心点。」
  「欸,唔,那个小陈,我有点事想问你。」
  「什么事?」
  王姐没说只是看了看旁边的阿明,阿明好像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接着就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忙,就走上了楼梯。
  「什么事啊王姐。」
  等阿明离开了我才走到王姐身边,「小陈你是不是读过书?」「啊?」
  「就是认识字吧,刚才老家来了个电话,是我儿子打来的,说是要买什么教材书,我们那地方没卖,想让我帮着在这找找看,可你王姐又不认识字,不知道他这要买的是什么。」「原来是这样,我是认识几个字,但这事你找周琪琪不就好了,她是大学生啊,懂得肯定比我多。」「我刚才是想找她来着,没找着,可能是又去学校哪里听课去了。」我恍然大悟想起了周琪琪早上和我说的话,这座餐厅有着前后左右好几个出口,不一定是要往这大门才能出去的,也是为了更好的疏通人流。
  「那行,我陪你一块去吧。」
  王姐从我来的第一天就对我特别照顾,刚才被周师傅臭骂的时候又帮着我,我心里对她这个大姐很感激,这点忙自然是要帮的。
  「欸,那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到了书店那也是抓瞎,多亏了有你啊小陈。」「呵呵,王姐你可别这么说,应该的,对了,你知道要买那几本书吗?」「这,我可记不住啊,我也听不明白,要不我再打个电话问问。」王姐掏出了手机拨打了老家的电话,由于今天是星期天,孩子一般都在家学习,要不然这电话也是白打。
  「喂,阿顺啊,是妈妈,我就想问问你刚才说的那几本书叫什么名字来着,喂,你等会,我让一个叔叔帮着接一下电话,你把那几本书和他说一下,妈妈记不住这些名字。」说着就把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电话应了一声,电话那头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听起来年纪还很小,问了问是什么书籍,他好像生怕我听不清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悠悠地念给我听,现在这些辅导书的名字基本差不多,很好记的,只要记清哪个出版社哪个始试专用就行了,嘴里默念了几次确认无误后挂断了电话,和王姐一起走出了食堂往车棚走去。
  王姐并不住在学校里,好像是家里有什么亲戚在这里,她住在亲戚家里,为了早上上班方便她特地买了一辆二手的电瓶车,还是女士的那种,比较小,方便女生力气不大的控制。
  「你会开电瓶车吗?」
  「嘿嘿,不会。」
  「那还是我来开吧,我这还是第一次载别人那,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呵呵,来,上车吧。」听着王姐的『忠告』我只能尴尬地笑笑,却又默默为我们两人的安全开始担心,望着这辆小电瓶车我真怀疑它是不是能载得动我们两个,却没有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