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女子之大学英语老师】

  两人一直折腾到筋疲力尽才停了下来。
  与其说两个人一起折腾,倒不如说是阿竹一直在折腾柳妍儿。
  等到他筋疲力尽再也折腾不动,瘫软在柳妍儿的身边时。原本洁白的床单上现在是一块一块的水渍,不是两人的汗水,就是两人交合时下体分泌的体液,还有柳妍儿的眼泪、口水。
  阿竹瘫软的烂泥一般,柳妍儿也好不到哪里去,丰满滑腻的奶子在阿竹的一双大手的“折磨”下,这时好像变得比原先更大了一分,同时那娇嫩的乳肉上布满了阿竹种下的“草莓”,一路向下到平坦柔软的小腹再到光洁的玉背再到挺翘的屁股到紧致的大腿处都被阿竹给种满了“草莓”,如果不是柳妍儿阻止的及时,恐怕脖颈处都不会被阿竹放过。
  柳妍儿双眼迷离,身体微微抽搐着,还没有回过劲来。阿竹看着自己软趴趴的下体苦笑了一下,把柳妍儿身体搂抱过来,轻柔地将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捋到耳后,轻轻的将她脸上的泪痕与口水擦干净,柳妍儿舒服的哼哼两声,阿竹笑道:
  “下一次,柳老师,下一次我一定要你用嘴给我!”柳妍儿纤纤玉手抓住阿竹软软的下体,娇嗔道:“算了吧,小样儿,一看就知道这是你第一次,小处男!来来回回就这么两下,从岛国爱情动作片上学来的吧?”阿竹尴尬不已,恬着脸皮道:“那又如何?‘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同样的,技术好技术差,嘿嘿,把你干趴下就是好技术!”阿竹把“干”字咬的特别重。
  柳妍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腻声道:“小处男!”阿竹哈哈一笑,双手又攀上了她的娇躯。
  占便宜这种事,是相对的,你占别人便宜,别人自然也会占你便宜。不过也不是绝对的,特别是在男女之间,更特别的是在女神和屌丝之间。
  比如现在,阿竹侧躺在床上,柳妍儿枕着他的右臂,左手轻轻的揉捏着刘妍儿的玉乳。同时,刘妍儿也抓着阿竹的下体,阿竹揉的她疼了,那么刘妍儿就使劲掐一下阿竹的老二,郁闷的阿竹想好好体验一下刘妍儿双乳滑腻的手感都不能。
  玩了好大一会儿这样的游戏,俩人差不多都恢复了体力,刘妍儿道:“起床吧!不要玩儿了,该吃午饭了!”阿竹闭着眼睛哼哼两声,不动。
  妍儿抓住他握着自己乳房的手道:“再玩就玩坏了!”阿竹打了个哈欠,眯着眼道:“怎么会呢?”
  这就怒了,柳妍儿拉着他的胳膊要把他拖下床,奈何阿竹是一个身高 一米八三,体重将近80公斤的大个子,哪里是她一个小女子能拉的动的,再说又被阿竹折腾了一上午,这会儿体力虽然恢复,但也仅仅是可以来回走动,要想拉动阿竹确实有点蚍蜉撼大树的味道。
  最后柳妍儿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她只把阿竹拉的转了一个很小的弧度。
  柳妍儿呼呼的喘着气,正要生气,忽然瞥见了阿竹软趴趴的老二,嘿嘿坏笑起来。
  阿竹忽然感觉自己的下体被手抓住了,睁眼一看,只见柳妍儿右手一边抓着自己的老二,一边朝自己坏笑,还没有明白她要干什么,只觉下体一阵疼痛。急忙看去,却是柳妍儿在扯自己的老二,阿竹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柳妍儿很灵巧的闪到一边,却又被阿竹给抱住了。
  阿竹很不客气地挠着柳妍儿的痒痒,等到她笑的瘫软到床上,阿竹毫不客气地将柳妍儿浑身上下摸了个遍。然后打着哈欠去客厅沙发躺着去了,不是阿竹不想动柳妍儿,而是现在根本就是有心无力,再说了她也跑不掉不是?
  阿竹离开后,柳妍儿缓了一小会儿,起身将弄脏的床单被罩收拾起来,然后换上新的。期间打了个电话定了份外卖,接着把脏的床单被罩放在卫生间里,又把主卧卫生间的浴缸里放了热水。
  再回到客厅去叫阿竹洗澡的时候,刚一转身,猝不及防间就被阿竹抱起来放到了浴缸里。
  刘妍儿一扑腾,温热的水珠就飞了起来,溅了阿竹一身。
  那还客气什么?
  抓住她不停扑腾的双腿往上一提,刘妍儿上身就滑进了水里,她连忙扶住浴缸边沿,脑袋才没有钻到水里,急道:“放开我!”阿竹两只手分别抓着她的两只脚,一使劲,就给她叉开了,跟着进到浴缸里坐到她对面,道:“不放!”柳妍儿调整好姿势,很舒服地躺在浴缸里,将自己完全浸泡进去,呻吟一声道:
  “放开!”阿竹把双腿伸直叉开,右腿压在自己左腿下,双手捧着她的左腿细细地端详抚摸,啧啧叹了两声,道:“不放!”柳妍儿仰着脸,闭着眼睛,享受地道:“你是一个美腿控?”阿竹道:“还好,我看美女第一眼看的是腿,如果条件允许,第二眼看的是背,第三眼看的是脸,最后才是胸。”柳妍儿咯咯笑道:
  “挺有品位的嘛,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高级屌丝!”阿竹笑道:“只停留在”见女人第一眼就看胸“的地步也太低级了,我想做一名高贵的绅士!”柳妍儿眉一挑,道:“绅士就是这么对待女人的吗?”阿竹一摊手,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柳妍儿笑道:“贫嘴!”一边说话,左腿一撩,溅了阿竹一脸的水,左脚顺势就踩在了阿竹的胸膛上。柳妍儿见阿竹呆呆的模样,顿时被萌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得报仇,必须得狠狠挠她脚心的痒痒才行。于是阿竹就开始捕捉柳妍儿的美腿,而柳妍儿则一边躲避,一边扑腾,俩人的玩闹把水溅的浴室到处都是。
  两人玩闹的累了。
  阿竹躺在浴缸里,刘妍儿躺在阿竹的身上,阿竹轻轻地按摩着刘妍儿身上的“草莓”,道:“老师,我刚想起来,你今天不用去学校?”刘妍儿拍打掉阿竹撩拨自己乳房的双手,道:“学校安排了周末值班,我周六值班,今天没课,把今天跟明天的休息时间调换了。”阿竹高兴道:“是吗?太好了!”柳妍儿道:
  “你兴奋个什么劲儿?虽然是周末,也有很多事情要做的,不许你去找我!”
  “啊?”
  “啊什么啊,晚上不是有的是时间嘛!嘻嘻”
  阿竹立马又高兴起来,道:“老师,你看你这里都没有洗干净,我给你擦擦!”
  柳妍儿打掉阿竹揉着自己小腿的右手,道:“别闹,早就洗干净了!”说完,摆脱阿竹的双手,起身跨出浴池,细细的水流顺着她优美的曲线花落,在浴室昏黄的灯光和水汽氤氲下,那泛着奶白色的肉体诱惑者阿竹的每一根神经。阿竹趴在浴缸边上不知不觉就看呆了。
  柳妍儿道:“傻瓜,出来了!”
  阿竹道:“不出去,你要是不穿衣服了,我就出去!”
  柳妍儿白了他一眼,道:“那随你便!”
  阿竹“噌”的一声带着一身的水跳出浴缸,把柳妍儿吓了一跳,道:“你干嘛?”阿竹夺过柳妍儿要擦身子的毛巾,嘿嘿一笑道:“我替你擦!”柳妍儿撇撇嘴道:“来吧!”阿竹把毛巾摊开,裹住柳妍儿上身就开始擦。
  柳妍儿嗔道:“先擦头发,小笨蛋!”
  “知道啦!”
  阿竹把她栗色的长发拢到后面,拿毛巾裹住,轻轻地揉搓着,几次之后,阿竹感觉没那么多水了,开始擦她的后背。细腻无瑕疵,说的应该就是柳妍儿的后背吧!顺着往下就擦到了她的屁股上,阿竹情不自禁地抓了两把,那两瓣臀肉闪耀着诱人的光芒,晃啊晃的!柳妍儿一转身,道:“讨厌!别玩了,把上身擦完先。”阿竹笑道:“好!”顺手就把毛巾盖在了她的双乳上,轻轻揉了两下。
  “手感真好,哪怕隔着毛巾!”
  “那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乳房!”
  “老师,没有人夸过你的锁骨吗?你的锁骨也真的好漂亮!”
  “快点擦,别借着夸我的机会沾我便宜!”
  “我又不是没有摸过!”
  “那你还不放下,赶紧给我擦身子!”
  “谁让老师你的身子那么诱人的!”
  “说你是小处男吧,你还犟嘴,快点,我定了外卖,待会儿人家到了!”
  “哦,好!”
  这时,阿竹已经把她上身擦完。柳妍儿说话间抬起右腿,阿竹顺势给抱在怀里。阿竹啧啧道:“老师,您这双腿真是美呆了!匀称、笔直、光滑、修长!”
  说着说着,阿竹弯腰就向柳妍儿的大腿上亲了过去,柳妍儿玉指一点阿竹脑门,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亲上去了!柳妍儿道:“快点擦!”阿竹一脸失望,但还是拿毛巾细细地把她双腿给擦干净。
  “阿竹,把浴缸水放掉,浴袍在外面柜子里!”
  “知道了!”
  阿竹快速地把身上的擦了一遍,把浴缸塞子一拔,光着脚就出了浴室,柳妍儿给他踢过去一双拖鞋,指了指放在衣柜的浴袍,自顾自地吹起来头发。
  阿竹道:“我衣服呢?”柳妍儿道:“都洗了,你暂时先裹着我的浴袍吧!”阿竹看柳妍儿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短袖薄睡衣,拿起衣柜里的睡衣,一抖,好像是一块方布料,不是柳妍儿那样带袖子可以穿的,纳闷道:“这个怎么穿?”柳妍儿一看阿竹手里提溜的东西,登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还停不下来了。阿竹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柳妍儿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放下吹风机,拿过阿竹手中的浴袍,给他穿上。阿竹顿时明白了,这是一件抹胸浴袍!可是这有什么好笑的?
  等他一照镜子,也笑了起来,浴袍下摆只遮掩到他大腿根下一点点,自己软塌塌的老二都露在外面。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阿竹嘘声问柳妍儿道:“有人来了。”柳妍儿道:
  “应该是送外卖的,我去看一下。”阿竹随后跟着,柳妍儿到门口,问道:“谁呀?”门外声音道:“送外卖!”柳妍儿抓住门把手刚要开门,突然停下来,对阿竹道:“你来!”阿竹奇道:“为什么?”柳妍儿道:“快点,我头发还没有吹干呢!”说着就进屋里吹头发去了。
  阿竹顺手便把门给打开了,门外外卖小哥听着是一个女子应的声,开门却是一个男的,穿着女子的抹胸浴袍,两条毛毛的大腿,脚下一双粉色人字拖,还是小号,更变态的是男人的老二还隐约从浴袍低下露出来!外卖小哥就紧张起来,道:“您的外卖,一共100块钱。”阿竹道:“哦,钱在哪儿?”他朝屋里喊,柳妍儿在屋里道:“沙发上呢,钱包!”阿竹进屋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到门口给了外卖小哥,签了字,接过外卖,关门,把外卖放桌子上,道:“老师,总共是100块钱的,你怎么买这么多?”柳妍儿边整理头发边往外走,翻出一份皮蛋鱼片粥,放到微波炉,对阿竹道:“你吃什么?拿过来热一热。”阿竹道:
  “不用了,这么迟就好!”说着就把一份豆角炒肉盖饭往嘴里送,等鱼片粥热好了,阿竹早就把盖饭吃完了。
  中午,房间里,电视剧播放中。
  狗血的爱情剧,本来挺好,看着看着毫不出意外的出现了长吻的剧情,阿竹瞅瞅柳妍儿,直接就吻了过去。话说,阿竹的吻技超级烂,刚开始是阿竹吻柳妍儿,随后就变成柳妍儿吻阿竹了。主动与被动交换,被动的就开始闲下来做一些喜欢的事,比如脱柳妍儿的衣服。
  衣服脱光了自然要干些不需要穿衣服干的事儿。
  阿竹从柳妍儿的舌头里出来,顺着吻到她的锁骨、双峰、后背,至于阿竹垂涎半天的美腿,早就在他的怀抱中了。
  这次阿竹没有挺枪而入,而是把柳妍儿双腿呈“M”形掰开,将私处完全暴露出来,阿竹看着道:“老师,你也是黑木耳啊?”柳妍儿媚眼如丝,道:“瞎说,女孩子那里基本都是黑的,内裤啊卫生巾啊摩擦造成的。”阿竹道:“哦,这样啊!”说罢,拿手撩拨着她的阴唇,虽说有点黑,嗯,应该不是黑,是一点棕色,但是也仅仅是阴唇边上,把阴唇拨开,里面粉嫩的鲜肉就露了出来,阿竹想近一点,再近一点,越看越兴奋,一不留神就亲了一下。
  “哦……舒服,再来一下!”柳妍儿长长地呻吟了一声。
  阿竹这时依然伸出舌头舔了不知几下了,柳妍儿兴奋地喊道:“来吧!”
  那还客气什么,阿竹挺起长枪,一下到底,柳妍儿舒爽地“哦……”一声叫了出来,她的这一声呻吟还没有完毕,阿竹就像是吃了炫迈一样开始停不下的抽插。
  (07)
  “起床了,笨蛋小处男!”
  “别动,累死了,我再睡会儿!”
  “快点起来,天已经黑了,你该回学校了!”
  “不回!”阿竹伸个懒腰,骨头“噶噶”响了两声,舒服地哼哼道。
  柳妍儿直接揪住阿竹肚子上的软肉,疼的他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再找罪魁祸首,却已经坏笑着飘到客厅去了。
  “你衣服在床边!”
  阿竹活动一下身子,看向窗外,外面确实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穿起衣服,拖着柳妍儿粉色兔宝宝拖鞋,有点小,脚后跟还在外面,将就吧!
  来到客厅,见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碗筷,简单的三菜一汤,有荤有素。
  “洗手去!”
  “哦!”
  阿竹洗过手和脸,拿起柳妍儿的毛巾盖在脸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香香的。
  “别闻了,那是洗衣液的香气!”
  阿竹一脸黑线的看着在门口破坏美感的柳妍儿。
  “你就不能骗骗我?”
  “好了,笨蛋小处男,别忘了你已经泡了个大美女哦!”
  “那倒是,哈哈哈”
  阿竹哈哈大笑着把柳妍儿公主抱抱了起来,把她放到沙发上,笑道:“来,大美女,我喂你!”
  柳妍儿一把推开他,跳到一边,道:“才不要你喂,人家要上厕所,你自己先吃吧。”
  阿竹道:“那我就先吃了!”说着,拿起调羹,先来了两勺紫菜蛋花汤垫垫肚子,而后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卫生间冲水声响起,柳妍儿开门出来,见阿竹一点一点的吃,道:“我做的饭不好吃吗?”
  阿竹笑道:“哪里,很好吃的,在等你一起吃。”
  柳妍儿闻言,笑了,道:“我就说嘛,我的手艺这么好!”
  “嗯,确实不错,比学校食堂饭餐强一点!”
  “讨厌!”
  小区门口,公交车站。
  “这一趟公交是最后一班,到终点站离学校就不远了,你……唔……”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白色连衣裙的美女被一个高个子男子搂在怀里,狠狠的吻着。
  长长的一个吻。
  “放心了,我一个穷学生,路上没事的。”
  “嗯,晚上好好休息,明天……”
  “明天怎么?嘿嘿”
  “哼,明天也好好休息!”
  “……”
  “车来了!”
  被公交车摇摆了一个多小时后,阿竹终于回到了“阔别”一天一夜的宿舍。
  在门外,听着宿舍里传来的声音:
  “Firethehole!”
  “斗地主!”“抢地主!”
  “杀一下!”“补个!”
  “一曲终了,繁华散尽,伊人已逝,只余一声空叹。”
  两下一比较,阿竹顿时感慨这一天一夜的经历,简直就是做梦一样。
  推开门,屋子里烟云缭绕,四个人都在“鏖战”。
  “老猪回来了?我用你电脑打会儿游戏啊!”
  “打吧!”阿竹说着,把门窗都打开,让烟气往外跑跑,然后脱鞋爬上床,躺下了。
  刚好打完一局的舍长见阿竹回来就躺床上,笑骂道:“老猪这是被谁给虐了?
  怎么回来闷闷的?”
  阿竹淡淡地道:“没事!”
  “呦,这是要看破红尘?”老二扔了一个“炸弹”接口道。
  “我说,老三,你这消失一天一夜都在网吧了?”老四随口问道。
  阿竹打开手机上着网,敷衍道:“嗯,在网吧泡了一天一夜。”
  铺下在玩他电脑的同学道:“老猪今天变性了!”
  阿竹翻着手机道:“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游戏很没意思,最近不想玩了。”
  那同学道:“是吗?那你电脑借我玩两天?”
  “行!”
  “靠!”四人齐声骂道。
  “老猪你没事吧?”舍长像不认识阿竹了似的。
  哥几个谁不知阿竹爱打游戏,虽然从不逃课,但是课余时间基本都耗在了游戏上,今天突然说不玩游戏了,能不让哥几个吃惊?
  其实阿竹是收到了柳妍儿的短信:“少打游戏,多学习。”他看着短信,看着沉湎于游戏的哥几个,突然感觉好像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毕竟,自己已经不是处男圈的了。
  “你不会真的看破红尘了吧?”老二小心地问道。
  “不打游戏你要干嘛?”老四鄙视道。
  “学习!”阿竹掷地有声地道。
  “扯淡吧你!”打游戏的哥四个再次齐声骂道,骂完了,接着开打游戏去,把阿竹说要学习的话权当他在放屁了。如果阿竹说出其他的话,哥几个可能觉得他真的受了什么刺激,但是一说是要学习,哥几个没人当真,因为这种话哪个学生不喊两句,虽然是大学生了。
  一夜无话。
  周六清晨,宿舍哥几个都还在睡觉,阿竹已经醒来,洗漱之后,抽了本自己能看的下去的书,吃了早点,上自习去了。
  其实阿竹本想直接去找柳妍儿的,但是,早起的时候他就收到一条短信,来自柳妍儿:“今天白天好好上自习,晚上我短信你!”
  阿竹一想起柳妍儿白嫩的娇躯,浑身就是一阵燥热,暗骂自己没出息,都已经上过好几次了,怎么还是这么个尿性!
  阿竹在图书馆安静的坐了一天,中午吃了饭,接着泡图书馆,下午的时候老大来图书馆转了一圈,见阿竹桌子上摊开着书,却在玩手机,瞥了一眼,满屏幕密密麻麻的小字,“原来在看小说!”老大放心地回去接着打游戏了。
  下午饭点,老大准时打电话:“把饭带回来。”阿竹怨声道:“别呀,我还要上自习呢!”老大骂道:“滚蛋吧你,看了一天的小说了都!快点的!”阿竹哈哈笑道:“你才滚蛋,老子都到门口了,就没给你带饭!”
  吃完饭,简单的洗漱之后,等手机充足了电,也没拿书,给打游戏的哥几个说了声:“我出去遛弯了,有事打电话。”就往教学楼去了。
  阿竹在三楼靠近柳妍儿办公室的309教室里看着小说。
  由于是周末,教学楼里有好几个社团在活动,有点热闹。阿竹百爪挠心的等到9点半,忍不住给柳妍儿发了个短信,半天没人回。他就去办公室推了下门,没有推动。这时几个女生从这里经过,阿竹也假装路过,随手掰了一下门把手,绕了一圈回到教室,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瞅瞅关着的办公室门。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喧闹的声音渐渐平息,阿竹有点纳闷,柱子已经查完教学楼了?怎么没见到他?
  突然手机屏幕一亮,阿竹兴奋的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运营商发的即将欠费短信,刚看完,又一条短信过来,阿竹一看,立即欢呼起来,是她的,“来实验楼。”赶忙下楼,悄声路过值班室,听里面好像没有动静,“柱子睡着了?”不管他,从厕所窗户跳出,见四下无人,快步悄声跑向实验楼。
  到了实验室门口,阿竹发现大门是锁着的,赶紧给柳妍儿发短信,柳妍儿告诉他在拐角处一个贴着“玻璃已坏,禁止乱动”标示的窗户是虚掩的,他这才顺利进入。
  夜已深,室内外都静悄悄的,只有银灰色的月光洒在地上。
  打电话给柳妍儿,通了却没人接,纳闷道:“怎么不接电话?”
  挂了手机,一会儿收到条短信,是柳妍儿的:“你进来了?”
  阿竹顺手回道:“进来了,你在哪儿?不方便接电话?”
  柳妍儿道:“我手机要没电了,还是发短信吧。”
  “那你在哪儿?我赶紧过去。”
  过了一会儿,柳妍儿回复道:“不要着急嘛,今天晚上给你的作业就是捉迷藏。”
  阿竹一阵无语,回道:“这么大的一栋实验楼我上哪儿找你?”
  过了五六分钟,柳妍儿回道:“放心了,我会给你提示的。”紧接着又来一条:“捉到我了会有奖励哦!”
  阿竹精神为之一振,快速回复道:“嘿嘿,那柳老师你脱光了等着我吧!
  ”小样儿,你先找到老师再说吧!“
  阿竹道:”你请好吧!“
  阿竹从柳妍儿说玩捉迷藏的时候就开始找她了,偌大个实验楼,阿竹也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用一个笨办法:从一楼挨个教室找起。
  整个实验楼是一个独立的4层楼建筑,呈三角形,中间围空成了天井。一条边向南,正门在这条边的中间,对着教学楼的那一边有个两层楼高的挑高,进去左拐是一个侧门,三角形最后一条边都是教室,整个实验楼各个楼层是回字形贯通的。因为里面放的都是各种仪器,所以该是栏杆的地方都被墙体替代,但是上面有很大的玻璃窗。
  阿竹就是从对着教学楼一侧教室的窗户翻进去的。他顺着楼道走过去,实验室的门不出意料的都是关着的,唯一能打开的就是厕所的门了。
  他现在憋着一股精虫上脑、大男子主义和不向小女子认输的劲头,愣是从一楼到四楼挨个实验室和厕所找了个遍,可即使这样也没有找到柳妍儿。
  最后累的气喘吁吁的,靠在栏杆上,给柳妍儿打电话,只一声响,便被挂掉,紧跟着短信道:”小屁孩儿,没找到吧?“阿竹虽喘着气,但气势哄哄地道:
  ”你脱光等着吧,肯定能抓到你!“又道:”说好的提示呢?“柳妍儿发过来几个大笑的表情,说:”提示1。玫瑰花。“”没了?“”没了!“”有1总得有2吧?“
  ”没有2,就一个提示。“
  ”那也太模糊了,在给点提示嘛!“
  ”这就把你难住了?小笨蛋,如果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以后就没得玩咯!“”谁说的?屁大点事,我分分钟解决!“”是吗?那你不要让我失望哦!“阿竹收起手机,拍着脑门,原地转圈,自言自语道:”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是送给爱人或者是喜欢的人的,貌似柳老师收到过不少,对!
  这个周四晚上在她办公室桌子上还见到的,难道我还要去她办公室一趟拿到玫瑰花?可是拿到玫瑰花之后呢?会不会玫瑰花里再有什么提示呢?阿竹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猜对了,然后就惊喜地往楼下走,刚走几步,转念一想,不对啊!既然还要我去办公室拿玫瑰花,没必要让我先到实验室呀!
  那这个玫瑰花是什么意思呢?
  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
  对了,柱子周四的时候说过楼道里有散落的玫瑰花,那些玫瑰花会不会是柳老师扔的呢?如果是的话,那会不会指的是这个呢?
  阿竹边琢磨边拿出手机照明,没走多远,就在厕所门口发现一片红色花瓣,阿竹拿起来一看,是玫瑰花花瓣!
  猜对了!
  这就好办了,阿竹精神随之为之一振。
  阿竹顺手推开厕所的门,用力大了一点,撞到了墙上,嘭的一声,在空荡荡地实验楼里回荡,提醒阿竹:现在是半夜,你要小心点儿!
  ”靠!“阿竹心里暗骂一声,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
  拿着手机,阿竹挨个隔间门打开,总共四个隔间,在最里面的隔间发现一个红色的东西,好像是衣服,阿竹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红色的蕾丝丁字裤,里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笨蛋小处男!“阿竹无语,又觉得好笑。
  把内裤收起来,阿竹出了厕所,看着对面的女厕,又一阵的兴奋,想着柳妍儿在男厕把内裤脱下来放到冲水把手上时,当时有没有男生来上厕所正好把她给堵到里面呢?
  可以想象,男厕里,几个男生在外间小便池里”哗啦啦“的撒尿,高声谈论着实验内容或者开着玩笑,有男生要打开里面这间隔间,却被里面下体没穿内裤的全校男生的女神英语老师柳妍儿给关上了,她还有点怕的紧紧抓着把手,生怕一不小心被人给打开了。
  阿竹坏笑着意淫着,挑帘进了女厕,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出了厕所,身后的门”吱“的一声慢慢关上,还有一股小风从里面吹出来,阿竹没来由的浑身一颤,看着黢黑的走廊和黑洞洞的窗户,心里有点发毛。
  ”没事的,没事的,自己吓唬自己而已。“
  阿竹揣着柳妍儿的内裤,晃着手机手电筒,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接着往下找,实验室的门都是打不开的,走廊上也没有见到玫瑰花瓣,直到阿竹到了同一层的另一个厕所,地上有两瓣花瓣,男厕不出意外的找到了一件红色长筒丝袜,女厕则找到了一只红色厚底包头高跟鞋。
  看来也没有什么难度了,阿竹看着拿到手里的三件东西,大概知道柳妍儿今晚给留下的”作业“了,是要自己收集被她散落在实验楼里的衣物,而玫瑰花瓣就是指引,一瓣表示有一件,两瓣有两件。
  阿竹没有停留,直接去三楼厕所,找到一件红色蕾丝胸衣和另一条红色丝袜。
  二楼只一处女厕,里面什么也没有。
  一楼也只一处男厕,找到一件红色深V露背吊带衫。
  基本上是找全了,只是,另一只高跟鞋去哪儿了?
  阿竹确认所有的实验室门都是关好的,每一间厕所也都仔细地找过了,怎么会没有呢?
  靠!
  难不成自己粗心给漏了?不能啊……
  要不,再回去找找?
  阿竹看着黑黢黢、略显阴森的实验楼,实在鼓不起勇气去再找一遍。
  他给柳妍儿发短信,等了一会儿没回复,又发了一条,还是没回,直接就打了过去,结果还是通了没人接。
  纠结再三,阿竹终于给自己拿定主意:实验楼没有漏过什么地方,去教学楼看看!
  阿竹一个兜里揣着两条丝袜和内裤,一个兜里塞着胸衣和吊带衫,手里拎着一只高跟鞋,翻过实验楼的窗户往教学楼去,他这一副模样,如果再鬼鬼祟祟一点,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内衣小偷!
  还从那个厕所的窗户进去,阿竹先到门口看了一下,发现门口并没有花瓣,但他不放心,还是把厕所找了一遍,果然是什么也没有。
  教学楼找起来就麻烦了,因为几乎每个教室都开着门的,而且教室多,还有桌椅遮挡!
  找!找到你后,看我怎么收拾你!阿竹怒气冲冲琢磨着。
  阿竹心里气愤的不行不行的,憋着劲儿要好好收拾柳妍儿,但是行动上一点也不马虎,来回找的很认真,不放过每一间屋子的任何一个角落,一直找到三楼,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直到他找到柳妍儿三楼的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口地上赫然躺着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这简直就是惊喜,同时也暗骂自己笨,早该先来这里找的。
  阿竹把玫瑰花捡起来,发现在花底下还躺着一把钥匙,仔细一看,好像是办公室的钥匙,拿着玫瑰花,他激动地打开办公室门,屋子有点黑,是窗帘遮住了月光,他一开门,风从窗户吹过来,撩起了窗帘,洒进一点月光。
  仅仅这一点月光就让阿竹看清了办公室里美艳的一幕。
  一只孤零零的高跟鞋在,在忽明忽暗的月光下,呈现出光影的美感。
  阿竹以为柳妍儿会在这里,可是一览无余的办公室哪里有她的身影?
  就在他伸手去拿高跟鞋的时候,手机亮光晃到高跟鞋上,发现一张纸条塞在了鞋里,阿竹拿起一看,立时血灌瞳仁、头皮发麻、心里发堵。
  只因那纸条上写着”想找她就来值班室,柱子“阿竹浑身颤抖,跌跌撞撞地往楼下跑,到值班室门口,不管不顾,”嘭“的一声,破门而入!